kevin

方读此,勿慕彼,此未终,彼勿起

【争鸣】股殇,最终是谁的哭声…?

iDigest:

如果没有股份的出现,三百年前欧洲的航海运动不会那么声势浩大,成就辉煌。


原始股票就是股份的认证书面文字,股票是社会财富汇合形成更大生产力的标志,更是作为个性人或者团体对财富独立拥有的证据,是社会的一种既泛又特别明确的最基本的契约,股票的形成构筑了非直接生产线的第二次社会要素合作,启动了资本主义社会新模式,也是单一要素第一次更大规模的合作方式,应该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大跳跃。


如果没有股市和股票就不会有世界第一条铁路的形成,更不会形成大的公司,只是在后来个别变现的需要才有了交易,于是形成一种特殊的商品,这样也才有了股票交易所,而一系列股票交易形成的规则内涵即至刻意的扩充广告宣传导致这成了一个特别的行业,但不管怎么样,在西方社会伴随市场经济发展的这三百年,股市一直是作为实业经济的附属物,只是一个获得资本的渠道,也始终保持相对合理的回报比例和保证,这就和技术进步一样,始终是稳健的脚步,总体向前推进,盖涵市场经济要素一样,都恪守自己的份额和地位,从来没有谁可以取代谁,更没有绝对的领銜独霸地位。


后来世界各地域的发展差异及形成的特征和优势,及必须的分工与合作,便有了比较明显的标签,比如金融城市,制造国家,技术大国,人力优势,但不管怎么样精细发展,都离不开均衡的概念,就近发生的美国次贷危机就是金融倚重的结果,包括日本全力依靠技术出口的国家,和美国一样重新启动制造业回流,当然倚重市场要素之一的能源出口国家俄罗斯等南美国家遇到的出口危机更是明显,都有一个行业倚重下的衰退而引发政治危机,关联于国家动荡,至于我们国内房地产压力在眼前,一些过分倚重单一行业比如山西煤炭,当下行通道启开时必然是大滑道。


世界例证明显,我们自己的经历,即业已面临行业倚重下的严重危机咄咄逼人。如果凭借一个行业倚重下的繁荣掩盖曾经的过失,不做原罪修订,特别疏导抑制及清理普遍浮躁的社会心里,对市场经济缺失契约和最基本的道德原则,特别缺失进入市场的警惕性,没有愿赌服输的个性承担意识,在此依然的心里背景和社会经济框架下,必将形成过失的叠加,造成社会公民更大的浮躁,一旦跌宕,社会危机必然更激烈更广泛的发作。


时下的A股高涨很是蹊跷。如果是社会资金盲目或者恶意炒作资本市场,都到了必须严重规范、遏制的时候,更何况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此番股市大涨是机构操作,有挥之不去的国家的影子。如果真是这样,显然这是国家经济冒险主义,是把国民引向投机,似乎国家的概念严重变味,不再是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制造和维护者,倒像是一个唯利是图的投机奸商,把控国家暴力机器,随意开启宣传工具,强制、忽悠、软硬兼施,来一次最后的剪羊毛,显然就是土匪最后的打家劫舍,是赤裸裸的土匪行径,诸多的事实摆在眼前,你不想这么推理都不行。


众所周知,股市溢价主要靠实业利润,然看看现实国内企业构成,特别是上市公司,还不都是垄断性通讯、能源、金融、土地、交通、军工等国企独占绝对份额,一股独大,然这些业已证明是腐败成堆的地方,还是年年喊亏损,财政转移补贴未曾间断,特别银行不良帐务对冲也是凭借印钞,导致货币总发行量到了世界第一,在严重稀释社会存量财富价值,也就是说在二次盘剥社会,何谈回报社会进行分红,那么股市真正溢值哪里来,谁又见过?


然现在股市很火爆,一个显而易见的陷阱却忽悠更多的人进去,如果说在上一轮股市发飙的时候,还可以在主流媒体发出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的戒勉,其实那次应该是市场不成熟下的蝴蝶效应,更多是国民之间的一种绞杀,那么这次,显然暗中放水,降息降准,特别主流媒体的忽悠:下滑的经济需要股市支撑,显然是暗中机构作为,让社会更多的人替还在僵持但已经沉淀了许多资金的财团国企买单,填补天量的窟窿,延缓政权提款机——国企的命运,也就是救自己,谁能够说这不是最大的阳谋!谁又不能说这是经济决策腐败的证据,政治没落的征兆!


很能够理解一些股民对股指冲高六千甚至一万的渴望,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更没有免费的午餐。当股市从六千滑落到一千六几乎僵持了七年,多少接盘手的财富一夜之间付诸东流,说实话,那个时间还尚有“中国制造”大经济环境的支撑,而今已经是房地产绑架全局经济的烂摊子,制造业频临倒闭的局面,中国经济已经是如履薄冰,正当需要诚惶诚恐的时候,却如此引发繁荣,显然,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爆泡沫。


尽管有些专家分析,国家影子在此一轮股市火爆中影子的存在,会全力维系,但市场经济历程证明,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强大可以阻挠经济规律,包括美国世界货币美元霸主的位置,都发生了次贷危机,刷新自己改写世界,何况一个后发国家。更明显,欲图重整房地产尽管超越社会道德底线重拳频出,然并未见火爆局面出现,一切国家权威和能量还在考究中,纵然还不是结果,却已经感觉到了面对经济规律发威下黔驴技穷的结局。股殇,将是谁的哭声也应该很明确。


有些人为股市冲牛欢呼雀跃。似乎记得正在发生的民间投资公司跑路正在火上烤,曾经也是许多人会获得了高额回报手舞足蹈,并不恤身家性命拼命投资,显然这些资金还跑到房地产了,怎么说还有一些逻辑关系,总体还有房地产产品和别的实业支撑的由头,至少帐务还在,更有地方政府曾经默许纵容的抗诉主体,也就说尚有回笼的间接担保希望。那么,如今的股市呢?国有企业从来在股市就是享受权利而没有尽到义务,现在更不可能为股市为股民背书,于是现实的股市应该说什么经济责任和制约的背景都没有,纯粹就是侥幸,就是一群人杀死另外一群人的游戏,而且还是合法的。当垮踏之时是什么景象应该明明白白,这当是国家危机,民族危机!而事实是,这个国家欲图通过股市瞒天过海欲盖弥章,钻在里面闷声发大财,如果要定义,现实股市就是国家传销,庞氏骗局总有穿帮和被揭穿的时候,戏总不会一直演下去,当谢幕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哭声,谁在哭,一点悬念没有……



评论

热度(6)

  1. keviniDigest 转载了此文字
  2. damaoiDigest 转载了此文字
    贪,恐,两大人性,患得患失。